[登录][注册]
首页>新闻中心> 行业新闻
行业新闻
新一轮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窗口期出现

        2019年必定成为中国经济走向高质量发展模式的关键年。世界经济结构与秩序的裂变期、中国经济结构转换的关键期、深层次问题的累积释放期以及中国新一轮改革的推行期,决定了宏观经济的历史与国际方位,这也决定了2019年经济运行的模式可能发生变化。


        世界经济结构的裂变、市场情绪和微观基础的变化、经济政策的叠加错配,以及结构性体制性问题进一步的暴露,使得宏观经济核心指标在“稳中有变”中呈现“持续回缓”的态势,下行压力持续加大,宏观经济在内部“攻坚战”与外部不确定因素的叠加中,步入一个新阶段。


经济运行步入新阶段


        就当前而言,2018年中国经济增长回落的因素,不仅具有短期周期波动的特性,更具有趋势性下滑的特性,经济增速回落还没有触及底部,“L型触底论”和“新周期论”并不成立。同时,外部环境的质变也说明世界经济结构与秩序已经发生变化。这种变化是2018年中国经济运行出现“超预期回缓”的关键。经济外部环境的动荡与冲突的常态化,意味着宏观经济运行步入新阶段,开放战略及其管控模式必须做出调整。



        2018年中国经济步入新阶段的核心标志,不仅仅在于各类宏观数据改变了2016年以来的态势,更为重要的是反映在市场情绪的剧烈波动。


  • 外贸不确定因素增加对市场信心和预期带来了冲击;


  • 1-10月民营企业投资增速的快速回升,说明民营企业家并没有简单地采取用脚投票的方法;


  • 不良资产处置的任务更加艰巨、时间更为紧迫、技术要求更高,这对参与机构的数量以及参与机构在不良资产处置的人才储备、技术水平、专业经验等方面提出了更高的标准。


        与以往不同的是,在各类宏观数据回落和市场情绪变化的背后,隐藏着更为重要的变化,这就是经济的微观基础和经济主体的行为模式已经发生了变化。


  • 一是企业家投资意愿和行为模式开始发生变化;


  • 二是消费者在房地产去库存中债务率大幅度上升,消费基础受到削弱。这些微观基础的变化以及主体行为模式的变化,意味着当前很多数据的下滑不是短期波动,而是中期趋势性回落,短期宏观调控政策难以在短期改变这些微观主体的行为模式。


        当前,系统性金融风险虽然总体可控,但债务水平的高筑、盈利能力的下降、结构性体制性问题的回旋空间大幅度缩小、未来不确定性的提升以及悲观情绪的蔓延,都决定了不同领域的短板效应将加速显化,局部风险将在不良资产以及其他金融市场持续释放。


        因此,2018年所面临的经济持续下滑的压力,难以利用短期稳增长政策得到有效缓解,这需要利用新一轮全方位改革开放和新一轮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来进行化解和对冲。


经济运行模式或生变


        2019年也必定成为中国经济走向高质量发展模式的关键年。世界经济结构与秩序的裂变期、中国经济结构转换的关键期、深层次问题的累积释放期以及中国新一轮改革的推行期,决定了宏观经济的历史与国际方位,这也决定了2019年经济运行的模式可能发生变化。


        2019年是中国经济发展新阶段的关键一年。



        一是经济增速换挡还没有结束,中国经济阶段性底部还没有呈现;


        二是结构调整远没有结束,结构性调整刚刚触及到本质性问题;


        三是新形势下,面对新一轮不良资产市场呈现的新特点,需要有更多的AMC和社会资本参与到不良资产处置中来,以提高不良资产市场的效率。国家审时度势,通过相应的政策引导,进一步丰富了不良资产市场的参与主体,推动形成了多元化的不良资产市场新格局;


        四是在各种内外压力的挤压下,关键性与基础性改革的各种条件已经具备,新一轮改革开放以及第二轮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窗口期已经全面出现。


        截至目前,从不良资产处置主体来看,除了银行自身逐步消化外,以四大AMC、地方AMC、民营AMC、银行系子公司为主体的多元化不良资产处置市场的新格局正在形成。这意味着,不良资产处置市场由过去以四大AMC为主的单一格局转变为多元化市场主体充分竞争的新格局,有利于增强不良资产市场的活跃度、提高不良资产市场的交易效率、加快推进不良资产处置进程,从而更好地服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在未来的2019年,东方成安将继续与央企及地方政府深化合作,通过不良资产的司法处置、商业处置、资本运作等方式从不良资产中发掘优质产业,支持地方经济发展,紧随国家供给侧改革的方针,为社会、公司及“东方荟”会员带来更好的回报,并继续创造若干个行业的第一。



部分文章来源:不良资产联盟